揽金宝
资讯
  • 资讯
  • 电缆网
  •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电缆网>资讯>国内>详情

特别报道:电线电缆乱象追踪

2013/06/03 17:29:00 来源:中国经营网 分享到:

原标题:

2012年6月4日,《中国经营报》发表《电线电缆行业乱象调查》一文指出,我国电线电缆行业至少有2/3的产品不合格或者是伪劣的产品,电线电缆行业亟待整顿。

一年之后,《中国经营报》记者再次调查发现电线电缆行业乱象并未改善,低价恶性竞争已进一步威胁电线电缆及相关行业的健康发展。

令人难以置信的商业逻辑:低于成本价中标

大唐虎山电厂项目位于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宋童镇,作为安徽省重要的煤电基地,大唐虎山电厂承担着煤炭资源就地转化,促进节能减排,改善地区环境和推进淮北市电力工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作用。“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大唐虎山电厂工程1-3KV电缆Ⅱ标段(JCPS-CWEME2012-DL071)的招标中,预中标企业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的投标报价只有1500.12万元,低于材料定额总价1873.48万元20%的幅度。如果材料钱都不够,何谈后面的制造施工?”北京佰策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中缆在线总监仲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大唐虎山电厂项目不算是“致命低价”中标的典型,且大唐集团在五大电力企业中的招投标相对来说还算规范,但虎山电厂项目却足以揭开中国电缆招投标黑幕重重的“冰山一角”。

仲杰表示:“长期以来,在招投标领域,串标、围标、产品以次充好等问题屡见不鲜,但最致命的问题就是低于成本价中标,这往往也是其他各种违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产生的根源。”

由此,低于成本价中标成为电缆打假的首要目标。

众所周知,电缆一般是由铜芯、绝缘、护套、耐火材料及填充物组成,所有材料中,最贵的就是铜芯。根据记者提供的大唐虎山电厂工程项目1-3KV电缆Ⅱ标段对产品型号及规格的要求,仲杰介绍说:“这很容易就能计算出标书产品所需要的铜材料的价格总额。”

举例来说,在该标段中需要一款型号为“ZRC-YJV-0.6/1.0”,规格为“4×35+1×16”的电缆产品,通过标号你就会明白这就是一款具备阻燃功能(ZRC),需要绝缘(YJ)和护套(V)的产品,其产品总计截面为156毫米,按照需要的产品长度200米来计算,就能算出所需铜的重量是“总截面面积×长度×铜比重(8.9)”,即277.68千克,即使按照一段时间以来较低的期货铜的价格57元/千克来计算,其所需要的导体铜的价格也有15827.76元。

“以此类推,计算这一标段所有型号、规格产品所需要的导体铜的总价也在1712.95万元。光铜材料的价格总额就超过了现中标企业1500.12万元总中标额的百分之十几。”仲杰说。

“事实上,对于电缆生产来说,光铜材料还远远不够,还要加上绝缘、护套、填充等各种辅材的成本,虽然这些材料成本便宜一些,但林林总总算下来也会占到总成本的10%左右。我们严格按照‘国标’生产该标的线缆产品的所有构成材料核算出来的材料定额总价应该是1873.48万元。对比下来,中标企业的投标价则比材料价低了20%。”

然而,企业在投标报价时是不能按照材料定额总价进行报价的,因为企业在生产中还要考虑到材料损耗、工时费用、生产费用、管理成本、财务成本、销售费用、企业利润率,以及标的物包装运输费用、中标服务费用等其他合理费用。

仲杰告诉记者:“中标服务费一般会占到标的费用的0.7%~1%,电缆属于料重工轻的产品,盘装费、运输费都比较高,往往占到标的费用的3%,加上人员工资、水电费、管理费等各项成本以及企业的合理利润,投标价应该在核算的材料总额基础上再上浮20%~25%,最少加15%才能保本。”

除此之外,按照业内的潜规则,中标企业还需要预留出总价5%的比例作为销售佣金。

这样估算下来,虎山电厂项目投标企业的报价至少应该在2150万元才符合常理,但中标企业的价格却足足比“保本价”低了600多万元。

那么,接下来,事情会如何演化呢?本报记者在现场采访了解到的情况则是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已在意料之中自动放弃。

大唐虎山电厂项目建设副总工程师徐福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安徽宏源和四川明星两个预中标企业中,安徽宏源以低于额定原材料价格20%中标,不过安徽宏源选择自动放弃。按照规则,四川明星顺延成为‘中标者’。”

然而,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的供货依然令人忧心忡忡,因为它的报价也仅为1597.04万元,仍低于材料定额总价的15%。

难堵的漏洞:总是低价者中标

大唐虎山电厂刘保玉副厂长告诉记者,“现在集团公司的招标制度,我感觉有点问题。我讲的是评分规则,现在基本上都是按照性价比评分,也就是说你的分数得出来之后再除以你的价格,得出来的性价比指数谁高选谁,这样一来基本上就是报价最低者中标。”

刘保玉强调,大唐集团内,所有项目的采购和招标都是集团统一进行的。“集团公司物资管理部具体操作,主持招标。电缆是中国水利电力总公司(简称“中水电”)统一采购,采购之后再卖给我们。虎山电厂项目部在招标的时候我们连去都没有去。”刘保玉说。

对于招投标过程中存在的“猫儿腻”,大唐集团早有察觉,也在招标制度上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和规范,“比如为了减少人为干预,把技术标的弹性空间缩小(专家掌握的尺度不一样,防止某个人拼命将某家竞标企业的分数往上打,或者拼命往下压),规定最高分和最低分不能超过15分。这样使得人为对分数的影响变小。”刘保玉说。

但即使这样,价格仍然能够拉开差距。因为,价格作为分母,被除之后,结果可能差三分之一或者一倍。

“可能你的技术分最高,但由于你的价格也比较高,这么一除,你可能就排到后面去了,最后造成的情况是基本上都是最低价中标。”刘保玉说。

“现在竞争比较激烈,有好多是恶意的,拼命把价格压低,中了标后跟你谈合同的时候,由于价格太低做不了,就想办法死磨硬缠,要求给他做重新调整,我们这里多次出现过这种情况。”

“如果他达不到目的,钻不了空子不做了,怎么办?我们只好再找第二家。”

大唐虎山工程项目副总工程师徐福香告诉记者,“过去电缆招标谁都可以报名,开标之后,大厂的价格通常都高,小厂的基本上都低,我们基本上都是最低价中标。往往遇到的一种结果是,最低价中标执行不下去。我们上次招标的时候就遇到了中标价低于成本,集团招了之后,这些中标企业会找设计院去改变型号,达到偷工减料的目的。”

不难看出,低于成本价中标者,选择的是抢先占位的原则,中标之后要么在产品质量上做手脚,要么通过设计院的调整,再把标的金额做高,以达到获得利润的目的。实在做不到,就放弃中标资格,由其他厂家来做,这里面还可能存在着明令禁止的围标行为。

刘保玉告诉记者,“这种事也不光是大唐,在所有的建筑领域都很常见。他们恶意竞标,中标后耍花招,让你再给他加钱。我们现在堵了这个漏洞了,单价总价都报。”

“我也听说集团公司搞了一个电线电缆厂家推荐名单,在全国范围内找了些实力比较强大,业绩比较好的,比较诚信的企业,作为大唐的入围企业,以后再招标的时候就从入围企业里边选。其他的都不再考虑了。

但是,即便如此,价低者中标或者“低于成本价”中标的问题就能够解决吗?

5月27日,远东电缆网发表文章《如此“玩”法没人管行吗?!》指出,“5月21日关于大唐国际北京高井燃气热电联产工程1kV低压动力电缆招标的唱标中,投标报价最少的仅在材料定额总价(指原材料价格)上加价3%,且投标企业集中在安徽某地,众多大型知名企业不见踪影,如此招投标,简直匪夷所思!”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线缆商会负责人、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看后评论:国家数十亿、数百亿元投资的项目,没有一个品牌大企业参加,多是同一地方的企业投标,公开投标量只是极少量,最后订货数量价格有的高出实际数倍数十倍!且质量安全高度堪忧!

蒋锡培较为担心地告诉记者:“这张表揭示的还只是表面现象,内幕更是深不可测。投标量几百万元,大大低于成本价中标,甚至连材料价都不够,但实际供货上亿元,远远高于市场价,且听说不少还是劣质产品,安全都堪忧,如此玩法没人管,行吗?”

不过,对低于“成本价”中标的问题,大唐国际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价格受市场供求关系左右,目前,全国大大小小电缆厂家非常多,电缆投标的竞争非常激烈,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因为产能过剩了,但是,不能简单断定价格低的产品质量就一定不好,或者价格高的就一定好。”大唐国际提出,自己在设计院设计阶段就有针对每一个标段的概算,而这个概算是充分考虑到市场供需的情况下设计的。

隐形风险:电缆质量事关重大财产及每个人的生命安全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低价中标者如果通过设计调整费用的话,不但违法违规,而且往往牵涉巨大的腐败成本,但与人命相比下来,这还算小事。如果由于低价导致产品质量出现问题,那么其后果不堪设想。”

蒋锡培告诉记者,“在一个工程项目中,电缆的采购往往只占工程总体采购额度的1%~2%,但却直接关系到整个工程项目的安全。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工程电缆采购金额为2000万元的话,其工程总投资应该在10亿元左右,一旦出现问题,整个工程后患甚大,即使早期发现电缆质量不合格进行更换,由于铺设电缆多为隐蔽工程,拆开挖开重新铺设,其浪费的成本也是不菲。”

不仅如此,现代社会的用电需求,使得电缆质量与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息息相关,家庭、商场、办公场所的用电质量可以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命安全。天津蓟县大火的惨烈依然历历在目,虽然调查至今也没弄清楚火灾的根源到底是不是源自电线电缆本身的质量问题,但无疑给电线电缆行业的质量问题敲响了警钟。

天津市电线二厂销售处的网站就有这样一段文字,“在高层建筑中,因为电线电缆都是敷设成束地架设在线架上的,所以一旦电线电缆发生了火灾,其效果不堪设想……在使用电线电缆产品时,一定要多加注意,购买电线电缆时也要仔细观察,以确定电线电缆产品是否符合国家标准,这样才能提高电线电缆使用的安全性,降低发生火灾的几率。”

来自消防部门的数据显示,“在所有的火灾当中,70%的火灾源自电器问题,而与电器相关的火灾,70%则与电线电缆的质量相关。”

然而,电缆作为建筑中的隐蔽工程,人们看不到、摸不着,所有的把关都在项目招标方的手中,这也就是说,我们几乎每个人的生命都系于这些电缆生产者及采购者的手中,如果招投标程序稍有疏漏,将那些价低质次者作为中标人的话,就相当于给这一工程的使用者的生命装上了一颗定时炸弹。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人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着。

政府采购专家、北京市辽海律师事务所主任谷辽海告诉记者,“在电缆招标领域,许多竞标者往往是和甲方搞好关系,然后通过招投标走一个象征性程序。更有甚者,就连本应由甲方出具的招标文件,都由竞标者撰写。这样其中的一些技术性参数都能够符合自己的‘实际情况’。”

仲杰告诉记者,“电缆行业低价竞争的模式,导致企业根本没有精力专注到技术革新的方面,没有创新能力,本土电缆企业的竞争力也就明显落后于国际市场。”

不仅如此,据记者了解,即使在国内市场上,本土企业也很少竞争高端市场。“高端市场大多为外资企业所垄断,利润率高达50%以上。”仲杰对本土企业充满忧虑。

截止记者发稿前,中水电与大唐集团并未就以上问题进行回应。

“致命低价”背后的隐形逻辑

产生“致命低价”现象,其实有其内在逻辑。

据了解,目前,中国拥有大小电线电缆企业近一万多家,且97%以上是民营性质的中小企业,其中部分企业根本不具备生产、质量控制和检测能力。加上集中于低端产品,产能过剩,企业为了各自眼前利益,纷纷以低价换市场,因此出现“价不抵料”的结果。

“没有一个企业不想多拿订单、多争取市场份额,而为了拿到订单,一些企业竞相压价。在一些项目招标中,最高价与最低价相差30%~40%屡见不鲜,投标价格相差一倍以上的也时有发生。”仲杰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那些“致命低价”得标者,由于在后期运营中难以为继,因而不得不选择三种方法来“应对”:

第一种方法是,以次充好。目前,电缆产品材料按照规格材质不同,价格不同,普遍以铜为优,铝为次。一些企业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可以采用铜包铝,或者两头为铜中间为铝的方法生产,假冒纯铜电缆产品。这样可以使产品成本减少1/3甚至一半。但由于产品电阻性和导电性均不能满足使用要求,因而在后期运营中会大大缩短使用寿命。“正常产品可以用30~50年,甚至100年,而伪劣产品用3~5年就需要更换。由于更换周期短,因而也造成了隐性成本的增加,有的甚至高出了原始成本很多。”蒋锡培说。

第二种方法是,更改项目。比如,一项实际中标价格只有几百万元,或者上千万元的项目,在执行该项目的过程中,承标方会以各种名义在后期修改标书范围,修改的费用可能几倍于原始招投标的价格和数量,因而,最后执行完成可能已经变成几亿元。

第三种方法是,私下串标。以“致命低价”夺标的企业由于自身运营不足以支撑项目的长期生产和维护,因而后期也会出现夺标后私下转标的现象。而这种私下转标,由于缺少监控,也将产生严重的安全隐患。

而本应成为行业“把关人”的质量检测机构,由于受到相关利益的左右,有时也很难真正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

据相关行业人士介绍,在电缆行业,一次检测按检测范围不同(全检有几十项),价格约为几千、几万甚至十几万元不等,而检测机构又分为国家级检测机构和地方级检测机构等无数家。有的检测机构为了能让更多的企业来检测,会为企业“定制”检测合格报告,导致质量检测形同虚设。而且,目前检测也多为企业送检,送检产品与生产产品之间,实际又通常存在巨大的差距。

“从法律监管上来说,往往对出产品质量问题的企业监督处罚不到位、不透明。有些企业是当地政府比较重视的企业,出了问题往往是由当地政府解决,很多时候是通过罚款这样的经济手段了事。这样的解决办法缺乏市场透明度,违法成本比较低。”吴士敏认为。

“现在,电缆行业的产品质量甚至不如20年前。”蒋锡培称,“如此发展下去,行业企业将陷入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创新的死循环。”

“现在看来,电缆行业要想实现规范健康发展,一定要从更高层面、更全面系统的角度把控。”蒋锡培认为,“只有国家相关部门严格依法监管,市场主体及相关企业不断规范及加强社会责任,用户重质量、讲品牌,才能保证行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和国家社会安全。”

同样,中缆在线也在“建议书”中强调:“电线电缆市场‘致命低价’问题的处理离不开政府。需要政府机构帮助形成以市场机制为基础的比较均衡合理的市场治理机制和模式,指导电线电缆行业市场,包括定价、服务和质量在内的环境完善。”

电线电缆行业恶性竞争由来已久

其实,我国电线电缆行业存在的恶性竞争、产品质量低劣的问题由来已久。2012年6月4日出版的《中国经营报》曾发表《电线电缆行业乱象调查》一文对电线电缆行业乱象作出分析,并给出了解决之道。

文章指出,目前电线电缆产业中,至少有2/3的产品不合格,或者是伪劣的产品。

从长远来看,电线电缆质量不合格与行业的低门槛进入和低水平建设不可分割。近年来,电线电缆厂家如同雨后春笋大量涌现。据了解,目前我国的线缆生产企业已达到7000多家,因此,业内企业之间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产能过剩,很多企业为了谋取更多更大的利益,选择不诚信的经营行为。

据了解,电缆行业产能过剩在数年前就已到了较为严重的程度。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随着新一轮刺激计划的驱动,催生了电缆行业新一轮的产能扩张大潮。

一方面是需求回落,一方面仍然是电线电缆产能的不断扩张,由于产能过剩导致恶性竞争,电缆行业赢利水平长期低迷。

“近几年来,行业平均利润率一直下降,目前已经下降到2%以内,再这样粗放发展下去,不是企业存活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面临亏损的问题。”一家电缆公司高管对本报记者说。

应对之策

对于行业市场秩序和产品质量规范这一老大难问题,国家相关部委已高度关注。

2011年底,国家质检总局和工信部、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电线电缆产品质量提升的指导意见》,责令不符合产业政策要求和不满足生产许可的企业退出市场,同时还将从生产源头控制新增产能。

“好的方面是国家部委已经高度关注,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产品质量的监管需要多方面政策措施落实。”孙录说。

如何解决电缆产业质量问题,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表示:“首先国家和政府重视非常重要,其次制造业企业自身守法规范经营不可或缺,但我认为更为重要的是用户的成熟。”

“因为只有当一个行业的用户开始走向成熟,才能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通过用户成熟理性的购买行为引导生产企业走向正确的轨道,形成一种生产和消费品牌产品、优质产品的文化,进而促进整个行业走向成熟与规范。”

蒋锡培呼吁,用户成熟有三个标志,一是具备高度的质量意识和责任感;二是走出“低价中标”的误区,理性选择供应商;三是在交货时进行严格的检查与把关。

“用户不仅需要从源头上谨慎选择产品供应商,更需要在产品交货时对产品质量进行严格的检查与把关,对产品性能和技术指标进行全面的检查,坚决不让劣质产品投入使用。”蒋锡培说。

解读电缆行业热点、更多独家分析,尽在电缆网微信(ID:cableabc),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电缆网二维码

分享到:
责编:田坤
厂家直营 德力西电气
关注电缆网
随时随地看资讯

服务热线:
0510-87240056